苏 暖:

11月8日 晴

起床后D先生说要去拿木屑,我一想上午也没什么要紧事就让他带我一起。热了两碗番薯粥喝完出了门。途中想起有处古法酱油的晒场在那附近,就去找了,村人指路的时候说,因为那边要开一条路,酱油坊要让道,老师傅年事已高又传承无人,索性关门了。找到那边,作坊已经变成猪圈,修修补补过的坛子倒了一地,心里面暗叹了一句打钉的瓷器真好看。上次是半年前找路经过这里,当时我一路昏睡,它活着的样子我也没见着。

就在我糊里糊涂乱想着的时候,D先生开进一个小巷子,说下来看看,略去中间过程,最后我们居然又找到了一家小小的酱油醋的铺子,尝了一口酱油,我就羞愧了,这是我人生有味觉记忆以来,第一次吃到酱油是有浓郁的豆香的,手指舔得干干净净~听老师傅讲了很多,(借用一下D先生写的微博文字总结一下:挖一口晒了近6个月的豆豉放在嘴里,这鲜美的滋味我想我此生都不会忘。人偶尔走错路会发现新的风景。但一个文明走错路,就很难回去了。徐老头70岁,酿造酱油和醋近50年,身体虽硬朗,但已萌生退意,纯天然的酱油光晾晒就需要180天,产量有限,还得看天气,而且无添加的酱油保质期非常短(夏天15-1个月,冬天2-3个月),根本跟不上时代。而且镇上经济发展迅猛,房租飙升,酱油作坊入不抵租,徐老头的酱缸只能搬到楼顶阳台。若不是四方邻里坚持要买他的酱油和醋,徐老头也早不干了。)

这个镇子产业都做得挺大,经济发达却特别的脏乱差,外来务工人员非常多,车在路上被堵了好几回,想着这样的产业要在这种地方挤得一席之地,心里特别难过,跟D先生商量着能给他们找个靠山便宜又宽敞的地儿就好了。一路说着,突然好像发现了南食召以后该做的是什么,心里一下子透亮了,就像当初不过一个简单的想法,跟D先生聊着聊着就有了南食召。

应该能实现的吧!可得好好加油啊!
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旺鼻鼻鼻鼻鼻鼻苏 暖 转载了此图片
© 旺鼻鼻鼻鼻鼻鼻 | Powered by LOFTER